平凡中的伟大

  “胡家村有个任红梅,为群众做了很多贴心事,你们可以去采访采访。”听说有好的线索,笔者马上收拾停当,赶赴胡家村。
  任红梅,看到名字一下子就想到了著名词作家阎肃那首经久传唱的《红梅赞》,“红岩山上红梅开,千里冰霜脚下踩,三九严寒何所惧,一片丹心向阳开。”铿锵有力的旋律,总让我眼前分明看到了傲雪凌霜的“斗士”。这个“红梅”是什么样的?也是“三九严寒何所惧”的铮铮铁骨吗?
  在胡家村村部,笔者见到了任红梅:40岁左右的年纪,身体瘦弱,穿着朴素,与以前见过的村里工作人员没什么两样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看到生病的孩子,我当时差点哭出来”
  任红梅是土生土长的盘锦人,老家就在附近的坝墙子镇。大学毕业后,参加“一村一名大学生”考试,被录用后分配到胡家村做计生和妇联工作。
  2017年6月,任红梅入户调查时,发现李家自然屯住着一户南方过来的租客,两个60多岁的老人和三个不满十岁的孩子。
  “我以前就没见过这么穷的,家里什么也没有,一床被铺散在炕上,又脏又破,吃的东西就是白水煮的。”任红梅说,“特别是看到那个小男孩,更让我惊讶,他脸色苍白,身上瘦瘦的,一幅营养不良的样子,眼睛上还长了一个瘤。当时我差点哭了,现在社会还有这么穷苦的,真不可想象。”
  经过了解,这户人家是从安徽迁过来的,两位老人的儿子患病去世,儿媳妇是聋哑残疾,被娘家领走了。老两口无依无靠,只好带着三个孩子来到他们女儿的打工地盘锦,租住了价钱相对便宜的农村房屋。他们平时没有收入,靠捡破烂维持生计。由于男孩的眼病需要到北京治疗,这更让这户困窘的人家雪上加霜。
  任红梅入户出来,马上到超市买了十斤鸡蛋给老人送去,并叮嘱他们有什么事就吱声,还把电话号码留给他们。
  “有一次,看到老太太捡碎玻璃卖钱,手被割得血淋淋的,我就劝她别捡玻璃,可她就是不听。回到村里,我就告诉年轻的同事们,喝剩的饮料瓶一定要留下来,等攒的差不多了,我就骑着自行车给老太太送过去。我还翻出孩子穿的半新的棉袄、羽绒服给他们送过去,虽然不是新款,但遮风挡雨足够了。每次他家的女孩都特别高兴,因为又有新衣服穿了。”
  可能是生活习惯问题,这户人家的柴禾总是堆一院子,炉子也放到卧室里,很不安全。任红梅没事就往他家跑,提醒他们注意安全,不要引发火灾和二氧化碳中毒。
  按照政策规定,这户人家符合儿童福利待遇。任红梅就帮助他们写贫困申请,跑手续,历尽周折,终于报批下来,老太太拉着她的手,不住声地说谢谢。
  “南方话我也听不清,但每次看到老人期待的眼神,我都忍不住想为他们多做些什么。不过,这次说谢谢,我听懂了。”任红梅笑着说。


                “又高又壮的‘小陈’喊我阿姨时,我竟然没有认出他”
  因为做计生和妇联工作,与未成年人打交道的时候相对较多,在任红梅的记忆里,一个瘦小的身影始终让她难以忘怀。
  他姓陈,当时14岁,与同龄孩子相比,他长得特别小,也不爱说话。父母离异后,小陈跟爸爸一起生活。爸爸再婚后,继母性格急躁,经常打骂小陈,孩子吃不饱、穿不暖。
  任红梅听说后,觉得这个事事关未成年人权益保护问题,作为妇联组织,有责任有义务关心照顾好处于弱势的孩子。她听说孩子的继母特别不好接触,动不动就发火骂人。她就想,“俗话说‘伸手不打笑脸人’,我买些东西给她送去,总不至于被撵出来吧。”于是,任红梅买了两桶豆油来到了小陈家。
  “孩子在家啥活都干,烧火做饭样样都行,我一摸孩子的后背,他抖了一下,我看到孩子的胳膊上还有被打青了的印记。”任红梅说,“我就对小陈继母说,没事时让孩子到村上玩吧,村委会有书画报刊,孩子可以多学一些东西。”
  在好心人劝说下,小陈的继母终于肯让他来村委会了。任红梅给小陈买了一大袋“桂林西点”,孩子一口气就把它吃完了。同事姜文耀见状,就又买了一袋,让孩子拿回去吃。小陈不拿,说拿回去就吃不到了。任红梅询问是否遭到了打骂,孩子矢口否认,说继母也不容易,身体不好,还患有高血压病,但是孩子的眼神里充满了忧郁。
  过了几天,任红梅听说孩子又被打了,她就跑过去劝解,但孩子继母蛮横的态度让她感到不安。这样下去终归不是长久之计。任红梅决定联系孩子的亲生母亲,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。
  孩子的生母患有哮喘病,寄居在娘家,无力供养孩子。任红梅又联系到孩子的舅舅,听到情况后,舅舅把孩子接走了。 
  “孩子走后几天,我见到了他,孩子说,让我干什么都行,千万别让妈妈把我送回家了。”
  一年多后,任红梅正在办公,忽然看到一个又高又壮的小伙子走了过来。
  “我当时没有看出来他就是小陈,他喊我阿姨时我还以为认错了人。”任红梅回忆着当时的情形,用手比划着小陈的身高,脸上充满了笑意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干一份工作,就要守好这份责任”
  计生妇联工作,任红梅一干就是十来年。一路走来,她遇到过老百姓不理解政策当场的叫骂,经历过连续加班没时间开家长会的尴尬,留下过乱坟岗查树成活率的惊恐,忍受过不被理解、反复责难的委屈。
  “我其实是一个很宅的人,不爱打听别人家的事,但是到村里工作以后,我全都变了,成了一个快言快语、爱问家长里短的‘农村大嫂’了。”任红梅笑着说。
  做老百姓的工作有时真的很难。2017年,区里为村民安装三色分类垃圾桶,但村民不知道如何应用。为更形象解决问题,任红梅就从家里找来灯泡、过期药品、废旧电池,挨家挨户现场演示分类方法。“我们村有示范一条街,要求这条街的住户都要掌握垃圾分类方法,有一户我一天去了8次,手把手地教,第二天一问,还是分不好,我真的很无奈。不过,现在好了,大家都养成了垃圾分类的好习惯。”任红梅说,“有时村里的工作特别急,一次独生子女要换证,我3天打了120多个电话,到后来我都说不来话了。”
  任红梅是村里的老人儿,村民们有什么大事小情的都愿意找她问。因为她熟悉情况,而且特别热心,不管是不是归她管,只要问到她了,她都要负责到底。
  “任红梅是个热心肠,对人态度特别好,村民不论是保险问题还是种地问题,都爱打电话找她,她不明白的就问别人,一定要给村民解释清楚。”同事姜文耀说。
  计生工作需要办一些证件,每次任红梅都要不厌其烦地提醒村民拿全手续,以免多跑一趟。“村里留下的大多是老人,他们出行不方便,我多说一句话,他们就可能少跑一次路。每当有人抱怨时,我总换位思考,想到父母办事也会遇到类似的情况,将心比心,我也就释然了。”
  村民很纯朴,你做的一件小事,他们会深深地记下。任红梅翻看微信朋友圈,发现每条信息下面都有村民点赞,她不记得什么时候帮助过他,或许也就是不经意间回复的一个电话,但是那一次不拉的点赞却给了她满满的回报。
  “虽然有时很累,但父老乡亲的温暖回馈让我感到满足。我没有太大的抱负,眼前就想把手头的事情做好,既然做这项工作,就要守好这份责任,对得起良心。”任红梅说得很轻松,但在笔者心里却留下了深深的烙印。
  和平年代,没有了艰苦的革命斗争环境,“千里冰霜脚下踩”的革命形象难以再现。但是,与之相称的,在筑梦奋斗的新时代,无数个普普通通劳动者的默默付出,同样值得敬佩。
  平凡中的伟大,往往是最感动人的力量。(宣传部)

编辑:
信息来源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